玉策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余九九白慕言 > 第248章 起争执
时隔几天余九九又一次见到了爷爷。

房间里依旧有一股淡淡的恶臭味,但是比之前要好了很多,爷爷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可见江家夫妇把他照顾的很好。

余九九一进门,就看到周羽可在那里看书,见她进来,周羽可放下书笑着迎上来。

“沫沫,你来了,这位老人是?”周羽可看向余九九身后跟着的鹤辞。

只见老人胡子花白,身上散发出清淡的草药味,穿着简朴却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周阿姨叫我九九就好了,这个是我的师傅,这一次是过来帮助村民们的。”余九九说道,看向她:“周阿姨最近有没有觉得身体有哪里不适的?”

周羽可闻言思索片刻,回答道:“除了时不时头晕目眩以外,倒是没有别的症状了,这几天这位老人又吐了两次,还发了一次高烧,情况很不乐观。”

周羽可才感染几天,症状自然轻微,但是爷爷很明显已经到了后期非常严重的时候了。

余九九默默地把这些症状反应记下来,才走到床边又给爷爷诊了一次脉。

随后,她又摸出银针,默默地给爷爷施针,她做这些的时候,鹤老跟周羽可两人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周羽可不禁感叹道:“不得不说,九九这一手针法真的是出神入化,我原本就对中医十分向往,现在看了更是恨不得能拜他为师。”

鹤老闻言,傲娇地哼了一声,说道:“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徒弟。”

周羽可闻言,不禁看了一眼鹤辞,脑海里却浮现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

据她所知,世有一个神秘的神医,医术极好行踪飘忽不定,而且只有一个徒弟。

眼前这位老人……不会就是那个传闻中妙手回春的神医吧?而九九就是他那个唯一的宝贝徒弟?

周羽可有些激动,不过她倒是按捺住了心思没有去问。

时间过去没多久,余九九终于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收住了自己的银针。

鹤老见状走过去,“如何?”

“目前只能靠这种办法抑制住爷爷体内的病毒活动,还需要研制出药物才能配合治疗。”余九九叹了口气说道。

“你有几成的把握?”鹤老问她。

余九九眼神坚定,“必须十成,师傅,有您在我相信肯定没有问题的。”

她说完笑着眨了眨眼,表情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鹤老无奈地看着她,目光又宠溺又嗔怪:“你这丫头,惯会说好话!”

两人从江家出来,又去了一趟民宿区,谁知道一过去就听见那边传来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其中她居然还隐隐约约听到了常生的声音!

余九九知道常生这人脾气非常火爆,唯恐是他在村子里惹是生非,赶紧加快了脚步走过去,拨开人群。

“发生什么事了?”余九九拧眉问道。

村民们是认识余九九的,知道她是江家捡回来的养女,人长得漂亮又非常厉害,身份背景很强大,是城里的有钱人。

于是一个村民赶紧拉着余九九告状,“就是这个年轻的后生,不给钱就想入住咱们的民宿,还在这里大吵大闹,村民们联手起来想赶他走,他就跟我们动手,还把一个人打了。”

他说着,指了指地上的一个男人,男人身材矮小,抱着肚子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着打滚,嘴里不停地嚷嚷道:“痛死我了痛死我了,赶紧给我赔钱送我去医院!”

常生见状,满脸怒气,抬脚又想往他身上踹:“本大爷碰都没碰过你,你别给我装,不然我把你打成瘫痪!”

余九九赶紧上前把常生拦住了:“别冲动。”

见她过来,常生又是生气又是委屈的看着她,刚才的嚣张气焰顿时灭了大半:“小九儿,你可算来了,这群刁民真是气死我了。”

常生这人虽然性子顽劣,但是绝对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能让他气成这个样子,她自然不会听信别人的一面之词。

“发生什么事了?”

常生气愤地看着村民,说道:“你不是让我先来订民宿吗,我就过来看看,这些人看我是外地人,非得要我先交定金,我出门又不带现金的,问他们刷卡他们也没pos机,这些人就一口咬定我没钱,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

他的话音刚落,有人便反驳道:“你说的那个什么破死机的,谁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城里骗子那么多,你不给钱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

“就是,而且你居然还敢出手打人,我们虽然住在村里,但是我们也懂法律,你打了人就必须赔钱!”

“没错!赶紧赔钱!不然我们就报警把你这个流氓抓起来!”

被骂成流氓的常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他气的胸口剧烈起伏,恨不得冲上去把这些人都打死。

“本大爷这是出门没带人,否则就你们这群刁民,也敢骑在我头上?!”常生骂道。

余九九只觉得哭笑不得。

她问常生:“这人真的是你打的?”

地上那男人她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在无病呻吟,而且满嘴都是“赔钱赔钱”,一看就是想要讹常生的。

“废话,当然没有,我都没有碰他,这人就是碰瓷。”常生抱着胸说道。

地上的年轻人一听,顿时挤出两滴眼泪:“你就是死不承认,打了人还这么猖狂,赶紧给我赔钱!”

余九九见状冷笑一声,走上前蹲下身子,笑眯眯的问他:“你说说,他打了你哪里?”

年轻人一看这么大个美女冲着自己笑,顿时有些失了魂魄,赶紧回答道:“我、我的腿,他踢了我的腿……”

“哦,那我给你检查一下,我好歹也学了那么久的医。”余九九仍旧是笑眯眯的,伸出手抓住了男人的腿。

男人一阵鬼迷心窍,任凭她检查。

突然,余九九脸色一变,“哎呀”一声。

“怎、怎么了?”

“你的腿,伤的也太严重了吧!这情况也只能截肢了!否则可就瘫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