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双生天门 > 第三十一章 人心
盛野默默的挥舞光刃清理着灌木,感受着身后那群人紧紧尾随的步伐,眉头微皱,已经过了半日,那些人就如同尾巴一样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任凭盛野改变了好几次方向可还是被跟了上来,感受着体内所剩不躲的灵力,盛野找了一处空地,开始盘膝打坐,胡玲也假装着坐在盛野身边,只是眼睛不时偷瞄着那些人的动向。

“族老,他们停下了。”

看着前方停下的二人,谢渊一行人也止住步伐,环顾四周,他们早已走出了那片林子,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不断稀少的树木和地上丛生的杂草灌木,众人知道,这里已经临近大幽的边缘。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知道路线,而且。”

谢渊眉头微皱,想到那少年竟然使用灵技开路坚持了整整半日才坐下来休息,看起来还留有余力的样子。

“这少年不简单,体内灵力修为怕是不弱于你们。”

三个护卫相视一眼,都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

“族老,你是说,那少年已经是入灵境高重了?”

谢渊点点头,不只是他们震惊,就连自己也无法相信这摆在面前的事实,灵师修行要经过启灵开启神庭,仅这一点就难住了许多人,普通人的神庭太过脆弱,随着时间的增长到了十岁左右方能进行启灵,进行神庭的开辟,一些宗门天才或许能早个两三岁,自己两个侄孙到如今还没达到启灵的条件,然而启灵只是修行的第一步,神庭开启之后就要接引灵力入体,利用灵力打通浑身的经脉,这也决定了灵师未来的路能走多远,有些人只打通了几条经脉,终其一生也只能停留在入灵境,比如眼前这三个护卫,而只有打通浑身半数以上的经脉才能进入淬体境,引灵力淬炼身体,至于化灵境,则需要浑身九成以上的经脉贯通,形成灵体,这也是谢渊吃惊的原因,前方这少年看似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体内灵力浑厚却不下于自己这些护卫,这让他怎能不心惊?

“难道是哪个大家族或者宗派的传人?”

谢渊沉吟,也有一些天材地宝能帮人开辟神庭,贯通经脉的,可这种珍稀之物哪一个不是价值连城,就是有些大家族也舍不得为自己的后辈使用这等宝物。

一时间谢渊心中有些惊疑不定,想到方子裕,心中微微一动。

“难道真是如此,那位前辈是他的护道者,可那身打扮,还有那身无灵力的少女,就算是护道者,又怎么会来到这大幽之中历练。”

心中默默想着,谢渊有些吃不准盛野和胡玲的身份。

“那位前辈又去了何处,这大幽之中又能有什么事能让他丢下这两个孩子孤身前去,还是说,已经葬身在那山谷中,只有这两个孩子跑了出来。”

心中一动,脑海中浮现那双恐怖的眼睛,谢渊不由打了个寒颤,越想越不对劲,当初他是看着方子裕带着两人深入那山谷之中,如今只有两个孩子出现在这里,方子裕却不见了身影,再联想到那恐怖的存在以及盛野之前交还包裹的举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猜想可能是真的。

周围几人看着承德谢渊都有些疑惑,谢明凑上前来,附在谢渊耳边说道:

“四爷爷,妹妹之前说那少年包裹中有一颗红色的蛋,会不会是什么奇兽的蛋。”

谢渊转头看了他一眼,心中还是有些拿捏不准。

“他说了那只是普通鸟类的蛋。”

少女鼻头微皱,她知道自己哥哥在打什么主意。

谢明冷哼了一声,看着自己的妹妹。

“傻妹妹,这里可是大幽,他怎么会放一颗普通的蛋在自己包裹里,难道拿回去煮着吃吗,别忘了他们之前抢走我的馥灵草,说不定就是为了那颗蛋。”

“可是人家已经还给你了!”

谢玥似乎有些生气。

“那是因为那个神秘的乞丐不在了,他们心里害怕,不主动给我们,难道要让我们抢回来吗。”

谢明嗤笑一声。

“可是毕竟人家给我们带路,把我们带出来的。”

看着哥哥的面容,谢玥恼怒道,看着她微微发红的面颊,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谢明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好了妹妹,我也没说要对他们做什么嘛,你别生气。”

转过头看向盛野二人的目光却依旧带着些火热。

然而此刻的盛野还不知身后那些人已经对他产生了些许想法,正闭目恢复着体内的灵力,自从莫名的进入那诡异的空间,再到莫名的出来在那大殿之中遇到那诡异的黑袍人,再到得到母亲的死讯和方子裕的离去,一连串的事情让盛野身心俱疲,这两日就没有潜心修炼过,直到此刻才坐下来感悟身体的变化。

首先是体内的灵力,自从那日发现自己的灵力变少了之后,盛野一直没有仔细的感悟,此刻内视之下才发现,自己的经脉竟然比之前粗壮了一倍有余,不是灵力变少了,而是自己这个容器变大了,与此同时,自己的身体也似乎发生了变化,肌肉与骨骼变得更加坚韧,就连体内的脏腑也更加凝实,整个身体好像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骨骼能与刀剑争锋,感受着灵气不断的进入体内化为灵力,盛野发现自己吸纳灵气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许多。

“难道在我睡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吗?”

盛野想起之前在那诡异空间中的情景,自那石符入体之后,自己就在一股浓重的倦意中睡了过去,意识陷入那片黑暗之中,等再次醒来就已经到了大殿里,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到石符,盛野心中一动,那石符也曾吸收了自己的血液,会不会也如同灵纳一样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一番检查之下,却没有发现石符的踪迹,盛野皱眉。

“难道?”

想到那道莫名的声音,盛野心中一动,连忙闭上眼睛,意识进入神庭。

纯净的神庭空间内,紫色的水晶核心悬于空中,缓缓的转动,盛野的目光却落在那站在自己身后的背影上,只见那道背影似乎变得更加凝实,在他的头顶上,一块小小的石符悬浮在那里,感受到盛野的注视,石符微微晃动了一下,似乎有些欣喜,道道紫光从水晶上发出,弥漫在空间中,只是那紫光在接触到石符的同时却被那石符直接吸进去,每吸收一道紫光,石符就会微微颤动一下,似乎极为享受。

心神微动,盛野控制着自己的意识向那背影飞去,整个空间开始旋转,他还是只能看到那个背影,无法看清他的模样。

“你还在吗?”

盛野尝试呼唤,他曾在这里与那背影交谈,可是这次却无人回应,没有声音传来,盛野疑惑,再次出声呼唤,等待片刻之后,依然无人回应,仿佛那道声音的主人消失了一般。

心中有些失望,看了一眼那悬浮在背影头顶的石符,意识退出神庭,回归到身体里。

“那石符,究竟是什么东西?”

盛野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自从那神秘的白纹出现在水晶上,这次又多了一个石符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的神庭中,而自己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微微摇了摇头,抛开那些杂乱的想法,开始专心的恢复灵力。

一个时辰过后,就在谢渊几人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盛野终于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感受着体内充沛的灵力,盛野心中震动,他还是低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紧紧一个时辰,体内的灵力就已经恢复了九成以上,这速度让他吃惊,要知道之前几天,他要打坐一个晚上才能勉强将消耗的灵力恢复。

背起包裹,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跟在后方的那群人,盛野叫醒靠在树上睡着的胡玲,两人再次上路。

“跟上。”

谢渊一声低呼,几人迅速起身,跟在盛野身后。

“这就恢复好了?”

心中略微沉吟,谢渊看向盛野的目光越来越充满好奇。

“难道拥有恢复灵力的宝物?还是说拥有灵石?”

想到之前联想的盛野的大宗传人的身份,此刻的盛野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个可以行走的宝山。

环顾四周,谢渊将灵念缓缓散出,覆盖方圆百米的范围,就这样一路跟着盛野往前行去。

就在那灵念覆盖的一瞬间,盛野眉心忽然似有所感,神庭中的水晶略微跳动了一下,微微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盛野眉头微皱,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甩不掉那些人了,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自己被锁定了。

“这就是灵念吗?”

盛野心中暗道,灵念的产生是随着神庭的强化而来的,当神庭达到一定的强度,就可以将灵念投影出去,好像人的第三只眼睛,即便闭着眼睛,灵念包裹的范围内一切都能清晰的传递回自己的脑海中,比眼睛还好使,这一点方子裕曾对他说过,只是如今自己神庭还不够强大。

“希望他们没有恶意,不然的话。”

想到灵纳之内方子裕给自己的那柄短刃,盛野脸上浮现出一丝冷意,这半年之内经历了太多的事,他的心性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只是这一切盛野还不自知。

大幽之外,一片苍茫的土地上,这里就是北宇帝国的边界,也是宓沅府的边界,一道峡谷将这片土地与那看起来一望无际的幽暗森林隔开,这峡谷极其广阔,传闻是一位大能曾在此与人决战,一剑劈出,剑光割裂了大地,形成了这道峡谷,后人用那位大能的名字为其命名,称为无尘谷,那位大能就是后来纵横北宇的天心剑客——剑无尘。

而此刻,无尘峡谷的边缘,一位老者迎风而立,在他身后站着十几名身穿紫衣的中年人,老者正是宓沅府谢家的家主,也是谢明和谢玥的亲爷爷,谢渊的亲大哥——谢宏,收到谢渊误入大幽被困的传讯后,谢宏立刻亲自带人赶来此地,因为此番谢渊出行名为历练,实则是进行一项秘密的交易,而这交易关系到整个谢家在宓沅府的前途,他不得不重视。

“家主,我们要进去吗。”

一名护卫上前抱拳,谢宏望着那峡谷对面看不到边际的幽林,眉眼微沉。

“不必,此前老四传讯说,遇到两个土著少年,似乎是认得出路,他们正一路跟着。”

“土著少年?”

谢宏点点头,心中也有些疑惑,自己的四弟一向谨慎,怎么会误入这大幽之中,又怎会与这大幽中的土著扯上干系。

就在这时,谢宏腰间的玉牌微微亮起,伸手拿起玉牌看过之后,谢宏面色微微一变。

“家主,发生了何事?”

那护卫倒也机灵,看到谢宏的脸色变化,立刻凑上前来。

“老四说,那土著少年疑似大宗传人,身有重宝。”

“大宗传人?怎么会孤身深入这大幽之中,与族老相遇?”

谢宏收起玉牌,看了眼那护卫,这家伙虽然只有淬体六重,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挺强,深得他器重。

“老四说,那少年的护道者疑似殒命,没想到,老四误打误撞之下,竟还能为我们谢家夺得一分机缘。”

谢宏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目光幽冷的注视着前方那茫茫丛林。

“家主的意思是,可若真是大宗传人,会不会?”

“哼,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大宗传人又如何,别忘了,再往前一步,就是帝国公认的禁地,什么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若那少年当真怀有重宝,再加上此番从刺龙寨那里得到的东西,云湖那老东西拿什么与我谢家抗衡,到时候我谢家就能再进一步,成为宓沅府第四大家族,加上土岩宗暗地里的倾力支持,进入前三也说不定。”

谢宏脸上写满了笑意,能带领家族走向辉煌是他毕生的梦想,他甚至为此放弃了灵师的修炼,虽然在家中排为老大,修为却只有化灵三重,是几个兄弟间最低的,但论城府来说,其他几个兄弟却无人能及,这也是他能成为谢家家主的缘由。

丛林中,谢渊一行人跟在盛野与胡玲的身后,始终保持着不超过百米的距离,而谢渊则一直保持的灵念的探查,两拨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行进着,与前日的情景是多么的相似,只是双方互相调换了位置。

日头西落,夜幕逐渐降临。

盛野和胡玲寻了一片空地,升起火堆,打算在此过夜,盛野将身上包裹卸下,正打算盘膝修炼之时,却有人影从后方跟了上来,是那个少女谢玥。

盛野坐在火堆旁,对着谢玥露出一个笑容,少女依然穿着那身淡黄色的长裙,只是连番的穿越丛林导致发丝有些凌乱,身上的衣服也起了褶皱。

谢玥的目光在盛野和胡玲身上一一扫过,只是在看向胡玲之时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显然是想到了上次交谈之时胡玲问她的问题,而此刻的胡玲脸上却写满了警惕与疏远。

“你来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