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天台种菜 > 第66章 第 66 章
灵修部临时宿舍里的安全司成员今天晚上遭殃了, 凌晨三四点钟,睡得好好的,被一阵辣椒味给辣醒。

那股子味道是真的很香, 香得人流口水, 但也真的很辣,辣得人鼻子发痒, 一个劲地想打喷嚏。

正想说厨房在做什么菜, 三更半夜的这么缺德, 但紧接着,就听到了他们司长冷淡而严厉的声音,然后就全体被叫起来特训了。

惨, 不是一般的惨,凌晨四点不到被叫起来跑操和灵力特训, 而且天还下雨, 地上还是湿哒哒的, 一脚下去就是一身的泥水。

不过这么被突击特训也不是第一次了,安全司是公认的灵修部里最艰苦的部门, 不过艰苦有艰苦的好处, 安全司的战斗力和纪律性都是突飞猛进。

特训完往往还有一顿加餐。

今天加餐就带劲了, 正常的早餐外每人还有一碗酸辣粉, 粉是灵气园红薯做成的红薯粉,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碗粉里的辣味,那叫一个直冲天灵盖,辣得人能够原地蹦上天花板,辣得全身的筋骨都舒张了,热汗哗啦啦地流。

一碗粉嗦完, 身上热腾腾的,眼睛红通通的,衣服湿得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就仿佛蒸过一场桑拿。

总之就一个字,爽!

其他人就看着他们斯哈斯哈吃毒药一样,眼泪鼻涕都吃出来了,但仍要死命地吃,完全就是痛并快乐着,都很看不懂。

不过真的香辣香辣的,大清早把肚子里的馋虫都勾起来了,手里的米粥馒头顿时不香了。

灵医园那边请了一些老中医坐镇,最近用灵气园出的那数量不大的草药,弄了一些药方出来,有治皮肤病的,也有治风寒的。其中姜茶是量大需求也比较大的一种。

不过那姜茶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几个老头自觉没为灵修部做出什么贡献,但因为食堂这边包一日三餐,所以为了给家里省点口粮,几个老头还厚着脸皮一大早就来蹭吃的,晚上也是要吃过了才回去。

吃了几天,这身体就变得很健康了,一些不能自医的小毛病,也都好了,越发觉得占了灵修部的大便宜,蹭饭就越发不好意思。

今天他们几个结伴而来,路上还在说今天就吃少点,吃个馒头就行了,那养人的大米粥,就给年轻人留着。

又说可惜食堂不给打包,不然打包回家给家里人吃就好了。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灵修部给员工包饭,是为了让员工有一副好体魄,能更好地工作。

有那几个得力得脸的员工,倒是能够得到餐点打包的特权,但那都是为灵修部做出很大贡献的人,他们几个老头真没这么大的脸。

“咱们还是得建议建议,把草药区扩大点,多种点草药。”

“我看难,粮食生产才是重点,现在又有了灵医……”

几人边说边走向食堂,离这门口还要好几米远,就闻到一股又香又辣的气味,就好像一团火,这黏糊糊湿度极重的空气,都好像被这股气味给烘干了。

几人对视一眼,进去食堂一看,好多人在嗦粉,吃得满头大汗,一老头不顾害臊,跑到一嗦粉的人边上一看,汤里飘着红艳艳的辣椒碎,汤也是红彤彤的,他深深一嗅,然后一拍大腿:“这个好!这个好啊!这个比姜汤好!”

这个嗦粉被他弄得岔了气,咳得满脸通红,汗流得更厉害了。

老头却更高兴了:“这个真的好啊!”

……

顾秋昨天晚上或者说今天早上过于亢奋,一直睡不着,直到快六点了,才迷迷糊糊睡过去,所以庄雪麟来敲门的时候,她根本都听不到。

还是冬冬瞅了瞅她,脚丫子一踹脑袋枕在沙发上的大猫:傻猫,去开门!

大猫不满地睁开眼睛,喉咙里呼噜呼噜,不太情缘地爬起来,毛茸茸的尾巴在身上扫了扫,大早上有点冷,身上没毛贴在地板上凉飕飕的。

门打开,也不看外面的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晃回自己的猫窝去,身体一圈继续睡。

庄雪麟见屋子里和自己几个小时前离开始一模一样,窗帘依旧是拉得紧紧的,光线十分昏暗,沙发的贵妃位上隆起一个包,是顾秋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半个脑袋。

庄雪麟轻轻地把保温桶放在桌上,也不吵醒顾秋,拉开厨房的移门,进了厨房后有轻轻把移门合上,开始装辣椒酱。

他带了几个洗得干干净净的玻璃罐头,是让人从食堂里匀出来的,本来是装豆瓣酱和调料的,那里瓶瓶罐罐多,匀几个出来是轻而易举,用来装辣椒酱刚好。

细碎的动静中,顾秋醒了过来,蹭了蹭毯子,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立即爬起来,穿上拖鞋去厨房。

隔着移门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在那一勺一勺地装酱。

顾秋拉开移门,庄雪麟回头:“醒了,快去洗漱,给你带了早饭。”

顾秋嘿嘿一笑,挨在他边上看他装酱,每一勺都没沾到罐子的口,稳稳落入罐子里。

这辣椒酱凉了之后倒是没那么冲鼻了,辣椒香、芝麻香、花生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颜色又红艳艳的,马上勾起人的食欲。

她问:“早饭是什么?”

“给你带了一屉小笼包,热豆花,还有一碗酸辣粉。”

顾秋眼睛一亮:“今天出新花样了!”

她看到玻璃窗上自己的影子,头发乱糟糟的,感觉转身去洗漱,等她洗漱好也换好衣服,庄雪麟也把辣椒酱装好了,给她打开了保温桶,把里面的酸辣粉倒出来。

“你好像不太能吃辣,我让人做得微辣,先吃点小笼包和豆花填填肚子再试试这个。”

但有这重口的,顾秋哪里还想吃什么豆花,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把爪子伸向酸辣粉,一口汤下肚,瞬间就被征服了。

微辣对她来说正正好,但吃到一半也开始冒汗,狂抽纸巾,偏因为某人就在对面坐着,还得保持形象,只能用纸巾压着鼻子闷声闷气说:“这个辣椒,牛啊!”

“灵医园的大夫们也说这个驱湿气特别好。”

下了这么长的雨,整个基地都很潮湿,雨水里裹挟着浊气,湿气入体自然也是带着浊气的,对身体特别不好。姜茶只能治风寒感冒,对祛湿没什么太大效果,但常吃辣椒的话,就可以防治湿气、浊气入体。

普通的辣椒还做不到,必须是灵气养出来的这种超高品质的辣椒才行。

那几个老大夫在食堂里就极力建议多种辣椒。

顾秋点头:“那就种呗。”

她看着还剩下一半的酸辣粉,十分纠结,她是想继续吃的,但再吃下去形象要不保了,一边嗦粉一边吸鼻子什么的,只适合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庄雪麟看看她:“吃不下了?”

顾秋犹豫了一下,点头。

庄雪麟就把碗拉到自己面前,坦然地吃起剩下的。

顾秋:“!!”

昨天好歹还是吃她没动过筷子的完整的肉丸,今天就吃她吃剩的面了。

顾秋脸颊发烫,一转头,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循着味过来的大猫,那两只大眼睛里满满都是委屈的控诉:你们居然背着喵吃好东西!

于是等上车后,这只猫闹起了脾气,顾秋只能坐在后座,顺毛撸头:“乖,你吃不了那个,太辣了,我们吃别的。”

“喵嗷!”骗喵!能吃的!

“好好,等到了食堂,让师傅给你做一碗行不行?”

“喵嗷喵嗷!”一碗不够!

“那就十万八万,吃到你吃不下。”

“喵!”这还差不多。

庄雪麟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蠢猫把脑袋塞进顾秋怀里,蹭来蹭去,一个劲撒娇哼哼。

之前顾秋都是坐副驾的。

发现他看过去,这猫还瞥过来一个挑衅的眼神。

他嘴角抿了抿,呵,蠢猫。

到了灵修部,庄雪麟把车一直开进灵医园,根本都不让顾秋碰到泥泞的道路,直接就能走进楼里。

顾秋下车对他说:“中午一起吃饭,有时间吗?”

庄雪麟道:“中午可能不行,来了一批太阳能电池板,今天会到市里,需要去接一接,很可能晚上也回不来。”

顾秋倒是记得这个,说是基地里用电越来越紧张,尤其下这么久的雨,木柴都受潮了,需要用电的地方更多了,现在已经是区域性断电限电,为了缓解用电问题,基地里准备大量使用太阳能,毕竟这里的夏季,日照是非常充足的。

他们灵修部当然也需要自己的太阳能电池板,所以这次接应工作,灵修部也会参与。

顾秋道:“正事要紧,那你去忙吧,注意安全。”看了一眼大猫,“让大猫跟你一起去。”

正要下车的大猫:???啥?

那边庄雪麟离开了,这边顾秋也并不轻松,现在灵医园呆了一会儿,盯着灵修上了一节课,接着去灵气园那边,这边人们在忙碌地收菜装车,同时还要该种辣椒。

装车的菜和粮食,会被送往政府和部队,至于送过去之后,这东西是会被拿去上交上级基地,还是交易,亦或是自己留着吃,这就和灵修部没关系了。

不过顾秋注意到有一辆卡车,装的是压坏的菜叶,或者是作物不能吃的部位,一问才知道,这是要被拉去养猪场给猪吃的,也正因为这一份猪饲料,养猪场每天才出栏一两头猪,灵修部却总能买到肉,那是专门给灵修部留的一部分。

养鸭场、养鸡场是同样的道理。

种植队队长刘舒云说:“我们灵气园要是能搞养殖就好了。”

顾秋问:“你想养什么?”

刘舒云立即道:“水田养鱼、养泥鳅、养螃蟹,还可以养鸡鸭牛羊。”

顾秋拍拍她的肩膀:“好志向,我们灵修部能不能吃上自己养的肉,就靠你了。”

刘舒云:??所以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

顾秋边走边看着脚下泥泞的道路,心想,看来得研究研究怎么净化泥土,冬冬的第四、第五□□很快也要来了,这样下去土壤的数量要跟不上灵气园扩张的速度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小助手忽然告诉她,有人要见她,说是手里有大量的干净土壤。

小助手是秘书处给配的,王以枫现在事情很多,没那么多时间跟着她,就给她安排了一个小助手,是秘书处所有小助手里最出色的,不够出色的都被安排去干别的了。

这个小助手叫做安晨,跟顾秋汇报这事时,表情还有点怪怪的。

顾秋没放在心上,直到看到人,才知道安晨为什么是那种表情。

因为这几个来谈事情的人,嗯,怎么说呢?就有点花枝招展的。

这个喷了香水,盯着一看就是特意做过的发型,那个穿了一身正装,从头到脚一丝不苟,只在在脸上写着“我是精英”,甚至还有捧着花的。

前面的都还好说,顾秋看着那捧着花的,这种时候还能找到鲜花,也是厉害了:“这位是?”

“我叫卓青,我家的人被变异动物打伤,正在顾部长的灵医园里接受治疗,听说已经恢复了大半,我们实在是太感谢了。我们家有五十万吨泥炭土,愿意全部送给贵部门,聊表我们的谢意和敬意,也是对贵部门工作的支持。”

顾秋顿了下,五十万吨,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最早的时候,西武县基地里的干净土壤,也不过这么多。

其他两人都看向卓青,用一种“你怎么这么奸诈”的目光瞪着他。

这人一开口就是五十万吨白送,那他们还怎么好意思和顾秋谈生意?

难道也把手里的土壤白送?但现在干净的土壤可是好东西,哪里都缺,谁手里能一多就多出几十万吨?

而且这生意没得谈了,他们还怎么和顾秋多多接触?不接触又怎么展现自己的魅力?

顾秋可不管这两人想什么,对卓青道:“五十万吨可不是个小数目。”

卓青道:“我们家在农牧林业有经营,办了一个泥炭土园林用品有限公司,末世后,公司里恰好有一批存货,又恰好没淋到黑雨,可不就好好保存下来了。这干净土壤是个好东西,能给人类带来希望,但如果到了顾部长你们这里,却能制造出十倍的希望和能量,我是真诚地想把它捐赠给贵部门,也算是我们卓家对社会做出一点微末贡献了。”

瞧瞧这话说得多敞亮,顾秋纵使知道他目的并不那么单纯,也觉得挺舒服的。

有现成的土壤当然好,现在灵修那么少,又要战斗又要治病,一时也找不出那么多人来净化土壤,况且净化土壤也只是她的一个设想,她自己都还没做成过呢。

所以这批土壤就像一场及时雨。

顾秋道:“那……”

另两人急了,也忙说他们手上也有干净的土壤,也愿意捐赠给灵修部。

顾秋微微一笑,不说话了。

这些人显然有所求,她也不可能白拿他们的东西,既然是利益交换,而且是买方市场,那就没必要多热情了。

两人见顾秋不说话,有些着急。

一个说手里有多少土壤,一个说自己的土壤有多好。

卓青也有些焦急起来。

顾秋道:“我灵修部不需要捐赠,也不会接受捐赠,你们既然来了,那就踏踏实实谈生意吧,你们好好想想,自己手里的土壤值多少钱,开出具体的价格来。”

三人还想说什么,顾秋道:“不然,我委托政府出面,和你们谈?”

三人就不说话了,让政府出面?那政府肯定会出面啊,灵修部强了,灵修部出产的粮食多了,西武县政府也跟着拿好处,当然会殷勤周到地帮灵修部处理这些事,但他们也就失去了和顾秋接触的机会。

唉,可恶啊,这个女人手里的东西太多,依仗太多,而他们手里的东西,甚至都不足以让她给个热情的笑容。

别说他们了,就算他们的长辈来到这里,顾秋多半也是一样的态度。

她所拥有的东西就决定了,她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也无需向任何人低头。

要是能得到这样的人的垂青,她的地位,她的特权,她拥有的一切,自己就能沾光,这一刻,三人都深刻理解了家里长辈为什么让他们来使美男计。

但问题是,美男计对她没用啊!

如果顾秋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定会诧异得不得了?什么?美男计?美在哪里?这三人难道不是只有普普通通两个眼睛一个嘴巴吗?勉强也就是个五官端正吧。

她的眼光早就被庄雪麟给养刁了。

将这三人打发走,她觉得有点奇怪,从前从没人来推销土壤,今天一来就是三个,还一个比一个骚包。

她摇摇头,只以为是巧合,但很快她意识到不是巧合了,因为下午又来了几个骚包男,甚至还有一个人在她面前撩了撩刘海,而且撩完刘海就抬起眼睛看她,那一抬眼的感觉,就是此时应该来个鼓风机再配个bgm。

顾秋当时就:???

来人!把我的除油神器拿来!

晚上她就跟庄雪麟抱怨:“……他们以为是在拍戏试镜吗?我就从来没见过那么油腻的男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这些人怎么这么奇怪。”

庄雪麟听着她的抱怨,温声安抚:“不想见就别见了。”

顾秋说:“但我们确实需要买土壤啊,我还没想好怎么定价,你说,用作物买,还是用灵修名额买比较合适?”

“都可以,你高兴就好。”

等挂了电话,他的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就在刚才,刘皓给他打电话,说那些大家族竟然肖想起顾秋了,还让在这里的晚辈搞什么美男计。

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做出来的事情如此上不得台面。

顾秋也觉得这些搔首弄姿的男人有点上不得台面,所以第二天她就吩咐王以枫,如果有人要见她,筛选一下,那些一看就刻意打扮过的,通通拦在外面,不见。

一行人被拦在灵修部外头,理由非常可笑,因为他们之中有一个人长得太过好看,僵持间,那人轻轻一笑:“你们部长的喜好,还真是奇特,见不得好看的人吗?”

拦人的安全司成员看向这人的脸,微微晃了下神,这人生得……还真是好看啊。

他们司长已经够好看了,但因为总是冷着一张脸,让人下意识忽略了他的长相,而这人气质温润,脸上带笑,一眼看过去,就是一双摄魂夺魄般的眼睛,是让同为男性的人也忍不住倒抽一口气,被惊艳到想说“卧槽”的容貌。

不过毕竟是天天被庄雪麟抓着训练的人,心理素质过硬,很快回过神来:“总之,这是规矩,如果带着他,你们就是不能进。”

这个他指的就是这个过分貌美的男人。

一个男人长成这样,这不是来跟他们司长抢部长嘛!

这行人只能离开,避开人后,看似领头的人脸色立刻变得谦卑:“大人,您看现在怎么办?”

俊美男人微微一笑:“看来我这张脸,还有不受待见的时候。”

说话间,这张脸缓缓变了一个模样,变成了只有清俊周正的程度,与此同时,他的身形也发生了变化。

领头人恭敬地低下头,对此已经见怪不怪。

男人换了一身衣服,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他们再次去那灵修部大门,这次守门的不挑长相了,只说:“去递交材料吧。”

所谓的递交材料,是拿出证明他们手上有干净的土壤之类的,灵修部需要的东西的证明材料,表示他们确实是来找顾秋谈正事的,不然总不可能随便谁说要见顾秋,都能进去啊。

而且就算有了证明材料,就是进了灵修部,其实也未必能够见到顾秋本人,很可能去秘书处走一遭就被请出来了。

要不是灵医园那边,就算送进去伤员,家属也不能进去,这行人也不会用这么麻烦的办法。

“两百万吨干净园土?”小助手一看他们的材料,这可比前头那些都财大气粗得多,心就提了起来,给他们通过了,“只能进两个人,跟着小助手去会客室稍等片刻。”

领头人和穿上一层马甲的俊美男人走进灵修部,但不是去灵气园,也不是去灵医园,而是去了那栋办公楼,俊美男人随意看了两眼,嘴角一挑,这里倒是戒备森严,人工岗电子岗共同布下一个毫无漏洞的监控网络。

他看向灵气园那些高大的种植房,果然是灵气浓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