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宠婢为后(重生) > 第77章 第 77 章
“那你可要坐好, 娘念给你听。”柳绵让冬枣去拿信,霑哥儿也乖巧地缩在她怀里,坐在她腿上。

霑哥儿从小跟着她睡, 粘她得很, 他最爱柳绵软乎乎的怀抱, 每次被柳绵抱着, 他就老实得很。“娘亲, 爹爹长得什么样啊。”

柳绵听得心里一涩, 知道霑哥儿很想裴明衍,“你爹爹呀,个子很高,长得跟霑哥儿一样好看。”

霑哥儿还是不知道长得跟自己一样好看是怎么好看, 好在冬枣拿来了信解救了柳绵。霑哥儿就靠在柳绵怀里,他还没开蒙, 不识字,但也一直盯着柳绵手里的信笺。

“吾儿, 展信佳, 见信如见吾。”柳绵顿了一下, “霑哥儿,这几日可长高了?”

霑哥儿立马道:“霑哥儿长得可高了, 大哥哥都不如霑哥儿高!”

霑哥儿口里的大哥哥正是养在上房的大少爷裴亦知,他每日是要去上房请安的, 有时上房那边还会留他玩。裴亦知性格软和, 不像霑哥儿这么霸道,总是把自己的东西让给他,所以霑哥儿还蛮喜欢这个大哥的。

柳绵也不会拘着兄弟俩交好,只是嘱咐霑哥儿也要与兄长分享自己的东西。霑哥儿是个大方的, 别人待他好,他也待别人好,总是从柳绵这里拿些她给霑哥儿做的小玩意儿送给裴亦知,听说他很喜欢柳绵缝制的小布偶,所以柳绵总会多做一份一样的。不过柳绵手艺就那样,布偶总是缝制得奇形怪状,也就霑哥儿和裴亦知人小,分不清美丑,才觉得稀罕了。

“要是霑哥儿听话,等爹爹回来了,带霑哥儿骑疾风玩。”

霑哥儿扭脸看柳绵,“疾风不是生小马驹了吗,霑哥儿要自己骑小马驹。”

柳绵无奈,这霑哥儿胆子被李恶带得贼肥,前几天还敢在哨所偷偷去爬小马驹,差点被马儿踢着。素来胆子大的李恶都被这小祖宗吓个够呛,连忙把人带了回来,这才拘了他几日。

“霑哥儿都还没小马驹高,等霑哥儿在长大些,爹爹就会让霑哥儿骑小踏云了。”

“那爹爹娘亲说话算话,骑疾风就疾风吧。”霑哥儿一脸勉为其难道,实际上抖起来的小腿暴露了他亢奋的情绪。

柳绵这才知道,这小家伙又哄她,“爹爹已经打到京都了,大坏蛋也被爹爹打死了。爹爹知道霑哥儿想爹爹,很快就会接霑哥儿过去了哦。”

“真的吗!”霑哥儿这下坐不住了,“霑哥儿要见到爹爹了?!”

反正几个月前的家信裴明衍是说进入京都后,肃清内廷,就会接他们过去。只是如今多了太子一事,就不知道事情顺利不顺利了。柳绵抱不住乱动的霑哥儿,只好放他在地上,看他又要小旋风似的跑出去,冬枣哎呀一声,就听霑哥儿快乐道:“我要去告诉大哥,爹爹要来接我们了!”

冬枣看霑哥儿往外跑,没好气道,“主子你就惯着他吧,摔着了可怎么办。”连忙又追了出去。

柳绵扶额,也不知霑哥儿两岁的孩子,个头不仅长得比人三四岁的孩子高,那体力也是好得很,在哨所跟着士兵跑练几圈都不觉得累。也幸亏是冬枣了,不然哪个府里的丫鬟们跟得上他,眼见着带霑哥儿这些日子,冬枣都较往日清瘦些了。

“绵姐姐!京都来人了!”阿曼还未进门就喊出了声,喊得院子里的人都出了来。

柳绵立刻起了身,却没有奔出去,一时间近乡情怯,不知道要做何反应。直到阿曼跑了起来,气喘吁吁,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外面来了一队人马,说是来接府里的人回京都镇北王府,瞧着都穿戴银甲红披风,好不威风。原来侯爷封了镇北王,暂时与太子共理朝政!李恶欢喜得很,先去兵营通知其他人去了。”

柳绵怔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老夫人老侯爷和夫人那边知道了吗?”

阿曼点点头,“那边比我们这边还先通知,绵姐姐不用你操心。不过——”

柳绵疑惑,“怎么了?”

“老侯爷不愿意回京都,他说自己已经是方外之人了,一辈子就呆在府里的道观求仙问道,老夫人正在外面骂呢。”阿曼没好说老夫人骂得那些难听的话。这两年,老夫人就当老侯爷不存在似的,别人在她面前提他一句,她就能将那人骂得狗血淋头,不似夫妻,更像是仇人。“夫人也不管,就在旁边木头人一样听着。唉,咱们侯府就没个正常人。听说京都那边,侯爷以前那些庶兄也在闹腾呢,说侯爷不念兄弟之情。”

柳绵叹了一口气,“走吧,我们去上房,不能让下人看了笑话,若是传到京都去,对侯爷…对王爷的名声不好。”

“绵姐姐,干娘已经过去劝了,她最了解老夫人的脾性,你就别去了,省得老夫人火气发到你身上来。”阿曼拉着柳绵的手,“咱们先收拾东西吧,要去京都了,总得收拾一下。在这住了两年,东西真的是多得都放不下了呢。这路途遥远,只有挑一些带去了,多得让人后面慢慢运回京都……”

这边柳绵被阿曼暂时劝住了,那边高氏却闹得厉害。一处门口挂着阴阳鱼图案匾额,两边题着:前尘旧梦无所由,今宵醉醒方证道。

门紧闭着,高氏的声音却足以透过那道门,让门后的人听见,“你不愿回去,还是不敢回去?是不敢面对那贱人可能死在京都城破?若是死了还好,若是没死,那才真真叫我痛快了!死人怎么会痛苦,只有活人才会痛,才会苦。堂堂宁远侯,竟像个懦夫一样,你对得起谁?是裴家的列祖列宗,还是替你撑死门楣的儿子,亦或是我?”

说到自己,高氏笑着笑着眼泪出来了,“我尚且还活着,苦着,痛着,你怎么可以把一切做的孽都当做没有发生!”

旁边闻人玉冷淡地看着高氏呼人要去将门砸开,灵越想说什么,她摇摇头,显然是不打算管这件事了。如果裴明衍真的如传闻中所说是陈帝和仪妃的儿子,甚至给高氏喂了绝育汤,那么高氏怎么可能不疯不恨。这时候出头,高氏反倒会恨上自己。

“小姐!不可!”岳风骐已经听见风声赶来了,她拉住了高氏,听到她一声“小姐”,高氏顿了顿,岳风骐低声道,“小姐就算恨毒了侯爷,也应当为衍哥儿的名声着想啊。”

高氏听到这话,神情变幻,衍哥儿是裴明衍的乳名,高氏已经很久没听过了。她看着岳风骐,这个从小在自己身边服侍的婢女,她曾经见过自己在闺阁中的天真烂漫,也看着自己在侯府一点点变成如今的模样。她心中的苦楚一时间全溢出来了,她声音弱不可闻,可在身边的岳风骐却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听出了一身冷汗。

“衍哥儿?他的亲生父母尚且不管他,又哪里轮得到我去心疼?我的孩子连出世的机会都没有,谁来心疼我呢?”一句句话,似刀割,似泣血。

高氏推开岳风骐,声音蓦地大了,“给我砸!”

奴仆们犹豫片刻,主子吵架他们遭殃。但毕竟高氏把着后院权利许久,比起已经十几年没吭声的老侯爷,高氏的威慑力更大。他们只好听命形势,几个壮硕的婆子上前砸门,更有甚者直接撞门。

柳绵来到这时,看到的景象就是这般。月亮门边,一红一白的两个小娃娃都呆在那里。红衣裳扎双髻的自然是霑哥儿,而穿着小小的白衣裳,冠髻,模样白净略瘦弱的是裴亦知。

“娘亲,祖母怎么了?”小魔王也被高氏震住了,看见柳绵过来了,连忙过去抱着她的腿,扭脸又去看,“祖母看着好像很难过,她为什么要砸祖父的门啊。”

裴亦知看见柳绵,恭恭敬敬地端着小手,因为早产,他比年纪小些的霑哥儿看起来瘦些矮些,更像是弟弟。“柳小娘。”不过才两岁多的孩子,懂事得叫人心疼。哪像霑哥儿,别说行礼了,他要是能安安静静坐上一会儿都谢天谢地了。

只是柳绵不好对裴亦知太亲近,摸了摸霑哥儿的小脑袋瓜子,“霑哥儿,去外面玩吧。”

“娘!祖母在哭!祖母最疼大哥哥和我了,大哥哥和我一起去哄哄祖母,她就不难过了。”霑哥儿护短,他喜欢的人是见不得难过的。

“冬枣,把二少爷带出去。”柳绵这回并没有依霑哥儿的话,冬枣把霑哥儿抱了起来,也不管小魔王怎么闹腾,反正这回他的亲亲娘亲一点没心软。

裴亦知局促地站在那里,懵懵懂懂的感觉到自己好像也不该在这里。柳绵看他身后的两个小丫鬟年纪也小,都战战兢兢的,便问道:“大少爷,你的奶嬷嬷呢?”

裴亦知小手指向那边正在撞门的婆子,那不正是他的奶嬷嬷李氏。柳绵无言半晌,“你们带大少爷回上房吧,这里乱着,大少爷还小,免得哪个不懂事的冲撞了他。”

两个小丫鬟连忙行礼,然后一个抱起裴亦知,就要走,裴亦知奶声奶气道:“柳小娘,我想跟霑哥儿在一起。”

裴亦知怕她拒绝,又说:“我去陪霑哥儿!”

柳绵还是没忍住,摸了摸裴亦知的小脑袋,“去吧,霑哥儿怕是要麻烦大少爷照顾了。”

裴亦知露出笑脸来,“不麻烦,不麻烦。”他摸了摸自己脑袋,柳小娘的手软软的,暖暖的,跟祖母不一样。他的眼睛忍不住看向那边的闻人玉,娘亲从来没有摸过亦知的脑袋,也没有牵过亦知的手,他的眼神暗淡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