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今生只为酬初见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身世(1)
  她们到长春宫的时候,帝后正摘下一朵盛放的紫菊,晶莹的露水沾到她的护甲上,在朝阳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儿臣/臣妾请母后安,母后金安。”
  帝后见她们来了,眼神亮了亮,旋即走到两人跟前一手扶了一个起来,“今日得闲了?竟有空一同来瞧我这老婆子。”
  帝后并未以“本宫”自称,加之笑得慈祥,此刻完全看不出帝后的威严。
  祁紫萱就这帝后伸来的胳膊就往她身上倚,“母后说哪儿的话!儿臣前几日才入宫请了安呢!”
  帝后轻点她的脑门,对着意打扮了一番的女子好一顿端看。
  一袭丁香色的素罗衣裙,长及曳地,袖口用淡粉色的丝线绣了几朵精致的小荷,腰间浅浅的金线绣着一圈盛放的芙蓉,每一瓣都是娇艳无边。
  “眼下瞧着子骥确是极宠爱你的。”
  傅景烟不自觉地抚了抚脖颈之间,脸上慢慢的涨红。
  祁紫萱轻咳一声,道:“母后,您别取笑人呀,一会儿六哥晓得要不高兴的!”
  “我今日并非站在帝后的身份与你们说话。”她目光一扫,周遭宫人顷刻便撤下。
  傅景烟刚要蹲身,帝后一把就扶了她,“你与紫萱交好时且与我亲近,怎如今亲上加亲反倒生分了?”
  傅景烟终于抬头望她,小声答:“妾以为母后会因景烟未能照顾好六殿下生气。”
  “且不论你在娘家阻了祁紫薇闹事,就是再恼子骥些时日也是他活该!谁教他下手没个轻重,练个功都能伤了人。”
  傅景烟有些讶异帝后之言,又忧心她只是嘴上说说,故一丝也没将心中所想表现出来。
  “母后,其实...景烟是陪我...去大理狱收拾云镜才惹了六哥不愉。”祁紫萱老实道,“他们......”
  “你往常没个正形也罢了,云镜和子骥是什么干系?你能拖着你六嫂去寻她的麻烦?”帝后的眉毛死死皱紧,“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那——六哥下令不许我进去!要是不让景烟一路,我如何能进得了大理狱!”
  帝后似又要开口斥责,傅景烟赶紧道:“母后息怒,紫萱即便不寻妾,景烟也难以坐视不理。”
  帝后压下涌到口边的训斥,语气柔了柔,“你自小就事事护着紫萱,前些日子又阻了祁紫薇在她婚宴上闹事,你瞧瞧要什么赏赐?”
  “景烟不敢,”她略略躬身,“母后不追究妾折腾六殿下之责,已是极大的宽宥。”
  “子骥...唉!”沉默半晌,帝后长长地叹了口气,“他也是个可怜孩子,没错失喜欢的姑娘已属不易。”
  傅景烟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她历经两世,自以为对祁子骥的生平十分了解,没成想他身上还有不为她晓得的一面,“请母后赐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