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病危后被迫跟顶流炒cp > 第147章 我又不是噬魂者
  虽然一早知墨丹砂喜欢不按套路出牌,但此刻白冽还是不免抬指抚上额心,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他选择妥协:“我只是怕你在外面玩得开心,一转身就不记得我是谁了,到时候要是不回家了怎办?”
  墨丹砂乐了:“白前辈,你好像那个深宫怨妃,就是自己留不住皇上还天天扒拉在院门口望穿秋水那种,悲春伤秋。”
  白冽眉心一皱,嘴角不悦的弧度又往下压了压,已经开始有些代入感了:“妃?那皇后是谁。”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前辈你抓重点的能力真不错,不过这大晚上的你还不睡觉在干嘛?”
  “一人担惊受怕,孤枕难眠,怅然若失,借酒消愁。”
  墨丹砂歪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不是…她记得她家白前辈以前没有这么腻歪啊,这语气咋还委屈上了。
  算了,就当他是只大狗勾,随便薅两下安慰安慰打发去睡觉好了,这人也真是,明明顶着胃癌晚期还喝酒,墨丹砂就怕哪天自己回去,小区里挽联都贴上了。
  她这边还没琢磨上怎么敷衍,电话那头的白冽已然恢复了平日的清冷肃穆,开始盘问起工作:“今日去了节目组感觉如何?”
  “你可别提这个,简直地狱绘图,我这辈子能想到的所有晦气玩意全在这扎窝,搁这里养蛊呢?!”
  “那有无何人欺负你?”
  “害,我家瑶光小姐姐在这镇场呢,谁敢对我做点什么,安心啦安心啦,白前辈你也早点睡觉吧,明天下午就可以在电视上看见节目直播了哦。”
  虽然墨丹砂一个劲的催白冽休息是为了他身体着想,但是这话听在白冽耳朵里就像是自己被嫌弃一般,她甚至不愿跟自己多说话。
  握着手机的指节收紧又松开,白冽怅然若失的又叹了一口气:“丹砂要是困的话,便去睡吧,我不重要也没关系,或许睡不着的话会喝到天亮吧。”
  “……”
  妈妈的吻,墨丹砂总感觉他又茶起来了,但是讨厌的人茶里茶气那叫绿茶,喜欢的好看的茶里茶气,莫名显得有些撒娇的可爱。
  脑补白前辈那张被欠了二五八万的扑克脸,再脑补他面无表情的撒娇,墨丹砂一下子抱着手机笑晕在床上,满眼弯弯都是笑意。
  白冽丝毫不知她在笑什么,正局促不安的斟酌着打算询问,墨丹砂却突然出声。
  “在喝什么呢?是家里有的还是自己出去买的还是顾助理给你带的,我得骂骂他昂。”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冷冷传来三个字:“菠萝啤。”
  “???”他管这玩意叫酒?
  墨丹砂神情开始复杂了起来:“白前辈,你该不会喝汽水也用高脚杯倒吧,这样是没有灵魂的,这玩意得对着易拉罐吹。”
  “只要能喝就行,管它有没有灵魂,我又不是噬魂者。”
  罕见的,这次是由白冽聊死了话题。
  磨磨唧唧挂了电话,已经是十二点多,偏偏墨丹砂还握着手机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在床上滚来滚去。
  明明之前那么不安,但好像只要一听见白前辈的声音,所有负面情绪全被安抚,空白的脑袋里再也没有任何烦人的东西。
  他啊,对她来说,就像是镇定剂一般的作用呢。
  ——
  睡得晚起得也晚,要不是苏曼伽掐着点提前俩小时上楼来捞这祖宗,估计墨丹砂还在梦里当她的战神赘婿,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
  乍一被薅起来,她还有些炸毛。
  墨丹砂困倦的坐在窗台边的梳妆台前,任苏曼伽给她梳理着头发挑挑拣拣着衣服配饰,虽然苏曼伽自己穿着老土保守,但时尚锐利度却不低。
  墨丹砂有那么一点晃神,这一瞬间就好像回到了她以前每天都需要被迫营业的日子里一般。
  不过很快,便有其他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诶?玻璃上凝霜了,马上就要下雪了吗?!”
  她有些亢奋的伸手去玻璃窗上搓了一块碎冰下来,狐眸弯弯,不像是成年人,像是没看见过雪的小孩子一样嘴角翘起,欢天喜地的。
  苏曼伽无奈,刚给她顺好头发,偏偏给墨丹砂挑的那些个显身材显气场的礼服她都不愿意穿,最后墨丹砂自个儿拎了套运动服出来换上了。
  苏曼伽刚想说几句,奈何这祖宗穿普通休闲装也光彩照人,只好任她胡闹。
  嘉宾们九点集合,还得由节目组交代流程统一上妆,顺便吃个早饭什么的,墨丹砂刚下了一楼去觅食就撞见了站在角落里握着扫把沉默不语的曲凌。
  他相貌一等一的秀气,丢校园小说里就是那种高冷干净的少年天才学长,只可惜脸上贴的创可贴太多,黑色鸭舌帽显得人有些阴冷。
  墨丹砂止住脚步,转而十分自来熟以长姐的姿态将手往他肩上一搭:“没跑呢?你这么久不回家不去学校真的没事吗。”
  她寻思着现在学校也没放寒假啊。
  曲凌不自在的往旁边躲了躲,将脸别过去,不愿意交流。
  “年轻人还傲气上了,吃早饭了没,没吃的话吃我一拳。”
  她话音一落,曲凌就警觉的投来戒备的目光。
  墨丹砂笑得有些头晕:“开玩笑的,走吧,带你去吃饭。”
  苏曼伽惯是不喜欢墨丹砂身边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人,怕影响了墨丹砂,传出点绯闻被蹭热度什么的,但此刻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小伙子顶的还是她远方表弟的身份呢。
  一进餐厅,墨丹砂就感觉自己从冬天光线阴沉晦暗处走到了闪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天堂,她还以为这餐厅自带圣光,仔细一看——
  不管是夏琉歌还是阮颜笙,打扮得那叫一个金枝玉叶花枝招展,各类名贵珠宝不要钱的往身上戴,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上流名媛气息。
  虽然月然这兔崽子不喜欢金子,但他那耳坠跟颇具民族风格的首饰衣袍也足以瞩目了,相比之下,只是换了一件外套跟围巾的安东尼倒成了清流。
  知道的这是密室闯关节目组,不知道的还以为搁这里非诚勿扰在线相亲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