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策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诺千金之替身男友 > 第七章 看看我们
  这几日,云音带着明诺在A市的名流圈打卡。
  云音比不了明夫人的身份地位,A市一些真正的上流圈子、正牌夫人很多瞧不上她,不带她玩。
  但云音双商颇高,硬是凭着自己的才华涵养和情商在贵妇圈中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天天嘟囔着要做米虫的明诺再一次借得东风,成功打入A市贵妇圈内部,不但在夫人们面前成功刷了一波好感,更让她们在自己这儿下了单。
  添加羽诺VIP,给足折扣与一对一服务。
  两相欢喜。
  国外卡翠娜收到长长的订单,真真喜忧参半。
  喜的是,得此左膀右臂,何愁打不下江山万里?
  忧的是,此人事业心不强,集体荣誉感为负,在公司最需要她巩固江湖地位的时候,她挥一挥衣袖,撂担子跑去游山玩水了?
  气!
  好气!
  卡翠娜一边骂,一边愤愤地往明诺卡里划长串0。
  名为旅游经费。
  ……
  云音帮女儿收拾行李,明诺坐在一旁的毛毯上,靠着沙发,安安静静地,脚边放着一个刚刚开封的纸箱,整理杂物。
  她不是去旅游,而是要换一个地方住。
  同一片小区。
  也是独栋带院子的三层别墅。
  开车只要几分钟。
  连格局都和现在住的地方一样。
  明氏旗下开发的房产,十年前明先生送给云音的分手礼物。
  整个小区全是。
  这几年,云音陆续卖了几栋,又送了几栋给朋友,自己还剩下六栋或者七栋。
  明诺要入住的就是其中一栋,也是离云音这栋最远的一栋。
  孩子大了,需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父母分开住是必然的事情。
  云音心里虽然不舍,但坦然接受。
  只是不能离她太远。
  A市太大,道路太堵。
  她不想把时间过多的浪费在找她的路上。
  所以在明诺出国的第一年,云音便依女儿的喜好开始着手装修小区里的房子。
  想女儿的时候,她就去监工,大到装修风格,小到一盏台灯,她都有经过深思熟虑、反复筛选。
  如此,两年的时间,才不算太长。
  但再久,便不行了。
  身旁的人儿翻看着相册,低着头,垂落的长发遮盖她苍白秀丽的小脸,久久无言。
  明诺并不知道自己被人用无奈又怜惜的目光打量了多久。
  “唉~”
  云音叹气,跪坐到明诺身边,伸手抱着她的头,轻轻固定在自己肩上。
  她抚摸着她的头发,像小时候那样。
  “你很想他。”云音柔声说着。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明诺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的。
  眼眶积蓄的泪水不堪忍受拘束,夺眶而出。
  明明在她的记忆里,母亲总是用严厉的语气、冰冷的眼神苛责自己,事事必须做到最好,不能软弱,不能退缩,不能半途而废,不能说不能……
  半点苗头都不行。
  明诺小的时候也会跟她撒娇,但再大一点的时候,她就不会了,因为云音会用狠厉陌生的眼神告诉她——妄图用撒娇逃避责任的女儿会受到重罚。
  所以明诺会跟外表看上去很凶很严厉,实则温柔绅士的明先生撒娇耍赖,却忘了怎么向云音诉说自己的疲惫与软弱。
  “很想很想。”
  明诺哽咽,过了一会儿,又道:“忘不了!”
  可除了云音,她又还能在谁面前有勇气把伤口摊开?
  明诺擦干眼泪,把相册放到行李箱里,等会带走。
  云音:“忘不了就放在这里,好好记着。”
  她点点自己的心口,“记十年,二十年,或者一辈子,但是诺诺,你记着他,也要记得放下他。”
  明诺不懂,既然要记一辈子的人,放下了,如何还算是一辈子。
  云音拿出一个u盘,“千帆出事后,你从没来问过我要走这份资料,他生前最后的影像,你连碰触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墓地也只去过一次,听小放说,你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花束宁愿扔进垃圾桶,也不放碑前。”
  “你让人逢年过节去探望千帆的母亲,想要补偿她,可你自己却从不亲自去望一眼,不曾打过一个电话去慰问一回。”
  “诺诺,你永远都在选择逃避,你不能接受千帆出事,所以你远走国外;你害怕看到墓碑上千帆的照片,所以你连抬头都不肯;你恐惧面对千帆的母亲,所以你从不主动联系她;因为你心存愧疚,无法自拔,所以你每晚吃着安眠药才能入睡。”
  “……妈妈!”明诺泪流满面,愕然不已。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云音牵着明诺的手,两人坐在沙发上。
  “医生是你的朋友,私下里避开小放给你安眠药,可你瘦的太多了,肉眼可见的瘦,小放又怎么可能不去查呢!你让医生用维生素瓶子装安眠药,小放只要拿一颗化验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爸爸一定要去接你回来也是这个原因,如果你在国外生活如意,有好好照顾自己,你爸爸就算再怎么想你,他只会亲自飞去看你,而不是干涉你的生活,坚持带你回来。”
  云音拍拍明诺的手,很轻很轻的拍,像哄襁褓中的婴儿似的。
  “诺诺,千帆已经走了,两年了,你也走出来看一看我们好吗?”
  云音没有安慰她:宋千帆出事不是你的原因,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把什么都怪责到自己身上。
  分手信息是明诺发的,宋千帆随后出事,明诺即便不是事故发生的主因也有很大可能是诱因,云音不否认,明诺有责任。
  她该承担责任。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味逃避,连正视现实的勇气都没有。
  换做是以前,云音早一个巴掌甩明诺脸上去了。
  可如今看着女儿瘦到脱相的小脸,她更反思,是不是自己对她的教育存在问题。
  “放下你的恐惧,心里腾出一点点位置,走出来看一看我们好吗?”
  云音还是那般强硬,她戴着柔善的面具,用轻柔的话语,一下一下,生生击碎明诺躲藏的外壳。
  明诺在云音怀里哭的泣不成声,“……妈,妈妈,我,害怕……”
  不怕被人责怪,不怕承担责任,不怕接受惩罚。
  她只是害怕面对。
  躲了两年,断了和所有同学朋友的联系,却还是没有躲过身边的人。
  她的妈妈跟她说:你的恋人,他不在了!
  她怕这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